无罪,当庭释放

美国威斯康辛州当地时间11月19日中午,经过25个小时的超长审议,12人陪审团对白人少年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去年夏天射杀两人、射伤一人的全部五项指控作出了均不成立的认定。根据英国《太阳报》放出的照片,里滕豪斯坐在驶离法庭的汽车上,笑容满面。

此案要从2020年8月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发生非洲裔男子遭警察接连开枪重伤事件说起,事件引发连日示威抗议。在当年8月25日抗议活动中,短居基诺沙市的里滕豪斯持AR-15步枪连续射击,造成2名居民死亡、1人受伤,案发时,里滕豪斯17岁,后被警方逮捕并起诉。

他收到的五项指控分别是:一级故意杀人罪(无期徒刑)、一级故意杀人未遂(60年监禁)、一级鲁莽杀人(60年监禁)和两项一级鲁莽危害安全罪(12.5年)。

里滕豪斯一直辩称“自我防卫”。而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援引现场视频描述的案件经过是:

“受害者之一罗森博尔向里滕豪斯跑去,里滕豪斯开了4枪后绊倒了,另一位受害者安东尼·霍本用滑板打里滕豪斯,试图把他的枪夺走,里滕豪斯向他的胸部开了枪。这是受伤者克劳斯格瑞兹,他把自己的手枪拿了出来,他也被击中,然后跑开呼救……”

美国再现大型“撕裂”现场

虽然法庭判决的木槌落下,里滕豪斯避免了终身监禁的命运,但是审判结果引发巨大争议。庭审前后,美国多地民众不断举行抗议活动;还有美国明星发文怒斥:“司法系统扭曲”。而案件也再次触碰了枪支暴力和种族歧视等令美国社会极化的痛点。

宣判后,里滕豪斯的母亲如释重负(美联社)

被里滕豪斯枪击致死的受害人家庭(美联社)

法庭外,抗议的声音已此起彼伏,全美对于这起案件的讨论更加白热化。全美多地抗议不断,在旧金山、波特兰等地的抗议活动一度引发了骚乱。网络上,也喧嚣一片。

有美国法律专家无奈表示,此案是陪审团行使“否决权”(jury nullification)而令被告脱罪的典型案例,即使全世界都知道事实是什么。

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法学教授斯洛博金在接受《今日美国报》采访时表示,美国社会虽然对基诺沙枪击案究竟是正当防卫还是过度反应仍然争论不休,但在美国这样一个充斥着枪支暴力和种族问题的国家,已很难下定论。

支持者鼓掌欢呼。美国最大持枪权利游说团体“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立即在社交网站贴出赋予民众持枪权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条文。

而认为里滕豪斯有罪的民众则在法院外高呼:“有罪,有罪,整个制度罪过深重。”当地时间20日开始,数百民众走上芝加哥等地街头,抗议者呼吁美国司法部对里滕豪斯的判决结果进行调查。有抗议者表示,这是对公正的歪曲。还有抗议者称,判决结果就是“对白人至上主义的恐怖活动开绿灯”。

不少美国演艺圈的名人也加入了抗议这一判决的人群中。美国知名歌手”Lady Gaga”在判决宣布后,便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帖称:“系统性的压迫是邪恶的,正在摧毁世界”。

美国枪支安全组织在一份声明中称,这一判决发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信号,未来美国的枪支暴力和谋杀事件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出现。他们担心这一案件开创先例,让人认为以后任何人都可以持枪参加抗议示威活动而不会面临任何后果。

民主党的困境,共和党的骄傲

如果说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跪杀”一案让人们看到了美国系统性的种族主义问题,那么近期的基诺沙枪击案则将美国的枪支泛滥、种族对立和政治极化等问题再次摆到台前。

“这是一场引人注目和造成美国社会政治分裂的判决”,法新社21日称,在右翼和支持拥枪的圈子里,里滕豪斯被誉为“英雄”,认为他“保护了私人财产不受暴徒的侵害”;而对美国的有色人种来说,这一判决代表了美国司法体系对少数族裔的不利。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指出,此案已经远远超出刑事司法判决的范畴,更深层次反映了美国社会的结构性矛盾与两大政治派别的极化对立。

杨希雨:此案本身涉及拥枪对立和种族对立这两个敏感的问题,更深层次反映了美国社会的矛盾。这两大问题恰恰也是民主、共和两党乃至这两党代表的社会思潮的两大政治派别的对立。美国枪支泛滥,3亿人4亿枪。美国有3亿2000多万人,但是登记在册的枪支就有4亿多,不管老人、小孩,有一个算一个,平均一人一支多枪。经常能看到一个家庭能贮藏几十支枪,共和党人说这个是美国传统应该这样;民主党人说对枪应该控制,拥枪和控枪两党对立尖锐,已经出现政治极化,这次案件典型、精准地反映了这种极化。再折射到社会对立的街头抗议活动的人群当中,实际上再度引燃了美国早已经存在的极化和撕裂。

共和党众议员保罗·戈萨尔在判决出来的当天,甚至在推特上向粉丝们发起一项民意调查——是否应该向里滕豪斯授予国会荣誉勋章?而他只给粉丝们两种投票选择:“同意”,还是“再次同意”。

他还表示,将向里滕豪斯提供一个国会实习生的职位。

而在这则推文下面,一名网友讽刺道:“是啊,谋杀可以制作一个超赞的简历!”

也有网友表示:“让孩子像买糖果一样轻易地买到枪支,那么这种悲剧就不会停止。”

枪支泛滥导致枪支暴力多发,无奈控枪问题早成美国两党政治角逐的竞技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表示,“枪瘾”之下,系列美国社会痼疾叠加,枪支暴力早已“病入膏肓”。

苏晓晖:在美国,合法的枪支的销售点数量是超过13万的,这比美国国内麦当劳的销售网点要多得多,要多10倍,甚至说美国有枪瘾。对于美国民众来说,现在对社会稳定的信心的缺失,包括种族主义问题抬头等一系列的美国社会痼疾的集中爆发,都使枪支暴力事件变得更加严重。

当美国种族不平等作为复合型问题,不再非黑即白;控枪不是简单的拥和控,而是被方方面面复杂矛盾牵制不前的时候,人们就会进一步看到,美国社会就犹如“一篓子螃蟹”,对那些只求短期利益的政客们来说,剪不断理还乱。

杨希雨:美国社会问题,看起来是几大问题,比如教育公平、种族公平、非法移民、枪支问题……但实际上大问题下林林总总牵着很多小问题。美国社会现在成了“一篓子螃蟹”搅在一起,你想单拎出一个,一定会带出更多的螃蟹。这就造成选举制度的政客们可以天天喊要解决,但是谁都不会去真正拎螃蟹,更何况拎螃蟹、解决问题绝不是2年或者4年的任期能解决的。而他们关切的基础不是能不能够为社会、为国家解决积重难返的问题。所以美国的社会问题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迫切需要结构改革。但是这种选票制度,包括由于两党政治对立导致的全国政治撕裂,使得很难有真正的政治家来真正站在时代的角度,而不是站在任期的角度来看待和解决问题。

美媒:它指向“可怕的未来”……

里滕豪斯的判决毫无疑问加剧了美国的分裂,目前美国围绕此案的街头运动会逐渐平息,但它所引爆的尖锐问题不会。而无法调和的矛盾在未来某个时间点,或将一触即发。

CNN在关于该事件的评论中说:这一审判,以及过去几周看到的关于白人男性暴力的另外两项独立审判——艾哈迈德·阿伯里死亡审判以及针对2017年夏洛茨维尔联合右翼集会组织者的民事案件——令人感到,它们正“指向一个可怕的未来”。

杨希雨:看起来是偶然,事实上这是美国长期积累以后必然出现的问题。争论会更加激烈,只能给美国社会带来越来越多的对立和动荡。这种对立和动荡事实上是影响美国整个社会稳定乃至社会经济健康发展的巨大的负动力,越来越牵制美国正常健康发展的一种动力,形成了相互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结构性矛盾,积重难返。

(原标题《国际新闻眼丨当街枪杀两人被判无罪 撼动全美的判决 指向可怕的未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