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中下旬,深圳特区报曾聚焦报道过市区多处广场舞噪音扰民问题。近日,记者又接连收到多位居民反映广场舞噪音扰民问题,而且经查询,从10月24日至11月22日,短短30天时间,热线录入的此类投诉多达17起,是继3月以来的又一个波峰。

11月20日至22日,记者走访中康公园、景华社区公园,询问多位受噪音困扰多年的市民,同时也采访了社区老年舞蹈队代表和社工。目前,部分社区公园、露天场所广场舞噪音扰民仍存在难根治的问题,但也有一些社区或采取设置分贝监测仪,或划定远离居民区的舞场,或规范管理舞蹈队的方式取得了降噪成效,值得借鉴。

两层隔音玻璃挡不住噪音,投诉只管得了一时并不能根治

“我家旁边的中康公园每天晚上7:30到9:30之间有很多拨人在跳广场舞,人声鼎沸。他们不但放低音炮,而且还惊声尖叫。公园立了噪音警示牌,但还是没用,晚上照样很疯狂。我们家装着隔音玻璃而且是两层,都拦不住他们的声音。”11月20日,梅林的张女士说。

该公园距离她家所在小区最近的楼不足10米,而且广场舞噪音扰民的问题存在许久。张女士说:“我之前也打过很多次110、12345,警察来了他们就小点声,但第二天照旧。现在状况每况愈下,真的不能忍了。”

早在今年3月,记者曾察访过该公园广场舞噪音情况,当时公园广场边就设置了噪音警示牌,明令:“广场舞音乐声源(扬声器、音响等)音量不得超过60分贝,晚上不得超过50分贝。”11月21日晚8时许,记者再次走访该公园广场发现,该处跳舞的团队有3个,在距离舞队十几米远的多个方位测音,平均分贝均超过60;而且舞团的配乐节奏超快,用高音喇叭放出来,听的时间稍长让人感觉心烦。

类似的,近日还有市民反映,黄贝岭冶金大厦公交站台旁、东门蛟湖路天桥下、南山月亮湾花园广场、福田景华社区公园等地也存在广场舞噪音频繁扰民现象。

家住冶金大厦旁的市民说,关紧门窗但仍然被噪音吵得不安宁,从10月下旬开始隔三差五地给相关部门打电话投诉,一个月内打了十数次,但情况和张女士遇到的一样,噪音并没得到有效遏制。

干扰器因可一键消音网上热销,但方式不文明并不可取

“朋友说干扰器最近很火可一键消音,实在没辙就只好买来试试了。”有市民无奈吐槽。记者搜索拼多多、淘宝发现,出售广场舞干扰器的商家不少,大多数售价在100元左右。在拼多多上,一款价格为117元的干扰器销量超10万件,而且有4种遥控距离可选,最远在200米内可用。

这种干扰器外形类似小手电筒,只需对着手提音响打开开关,5-30秒别移动,即可通过红外光实现干扰。很多网友购买后留言很好用,表示终于找到了对付广场舞噪音的办法。

不过,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反对,认为这种方式不文明,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激化矛盾,要在相互尊重、理解的基础上寻求解决方法,而不是简单生硬,地消音。

设分贝监测仪+规范管理引导,一些公共场所降噪效果明显

“我之前去荔枝公园,他们就在靠近居民区的那一侧立了牌子,该区域禁止跳广场舞,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好。”张女士建议更多的街道、社区借鉴此法。据投诉反馈,梅林街道已将市民希望在中康公园设置分贝监测仪和设专人现场监督的建议发函至福田城管局,希望此举措能尽快落实。

另有市民点赞南山文体中心安装分贝监测仪的举措,“原来几十支舞队高音喇叭一起轰鸣,现在除个别舞队有时大声外,大多能控制音量,既帮助周边居民摆脱了噪音折磨,跳舞的人也能达到锻炼的效果。”坪山街道除了在六和城广场设置分贝监测仪,还对辖区舞蹈队进行登记备案,通过积分制来实施奖惩,聘请专业教练定期组织统一培训,引导居民文明健康参与广场舞。

记者走访龙华街道清华社区时,社工表示,为了考虑老年人娱乐需求,同时保证居民区安静的环境,党群中心的活动室只要空闲白天和夜间都会向老年舞蹈队开放。社区明星舞蹈队的李阿姨说,跳舞是阿姨们找乐的主要娱乐方式,“如果在室外,我们一般选择远离居民区的空地或路边,也会自觉调小音量,做到不扰民。”

(原标题《极速真探|广场舞降噪评价两边倒:一边是市民反复投诉收效甚微,一边是网友点赞降噪效果明显》)

(作者:深圳特区报记者 王小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